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舌尖护法(纪实文学)(12)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0期 作者:胡杰

  经查,程林是江山牧业投资发展中心区域主管,主要负责场区的证件办理、淘汰牛合同签订和日常销售的监督。程林交代,2013年5月,他接手公司淘汰牛销售业务,主要是通过招投标的方式,将不符合生产要求的牛销售给有屠宰资质的屠宰场。多多牧业中标后,跟他们签订了半年的销售合同。从2014年10月1日起,他们向多多牧业一共销售了约一百五十头牛。
  “9月份我就跟李水平说过,我们处理的奶牛在布鲁氏病菌检测中可能会出现阳性。相应的检疫耳标和检验检疫合格证我们不提供,得多多牧业自己去想办法。10月22日,李水平拿来了耳标。”程林跟民警说。
  “你就没问他,耳标哪儿来的?”
  “问了。李水平告诉我,耳标是元山镇兽医站开的,我也没再仔细看。”
  “按规定,要出场的牛应该由牧场的兽医对牛进行采血、验尿,将符合健康标准的检验报告递交当地动检所,由人家出具正式的检验检疫合格报告,再由他们转交买方。是这样的程序,对吧?但你们江山牧业却只有过磅单,没有检验检疫合格证和耳标。这怎么解释?”
  “集团公司统一有规定,检验检疫证和耳标由买方想办法。”程林这样解释。
  如果江山集团公司有这样的“统一规定”,那就是个违反国家《动物检疫法》的规定。可程林却拿不出任何证据支持他的说法。这样,专案组只能视作他个人的一面之辞了。程林说,公司淘汰牛的筛选由兽医和繁育部门负责。繁育部门向厂长打报告,厂长批准后,要报集团总部,总裁签字同意后方可销售。而他只负责牛的数量和重量的核查,在过磅单上签字。但民警调查发现,卖给多多牧业的牛根本没有经过兽医和繁育部门的把关。对集团总部,程林只报告了淘汰牛的数量,并没有汇报牛有可能已经染病这样一个重大情况。程林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提升他的销售业绩。没有证据证明他的行为是企业行为。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