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水龙头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0期 作者:少一
  卫生间的水龙头坏了。
  啥时候坏的,佘飞不知道。或许,谁也说不准,反正坏了有些日子了。
  其实,水龙头也不是蛮坏,就是拧开冲水后不能自动回位,需要手动一下,有点儿麻烦。不知情的人完事后拎裤子就走,自来水便会不辞辛劳地一直哗哗哗,哗得人心里不舒服。自来水是计费的,那哗哗哗流动的当然就不是水,而是钱。不过,这是单位的哗哗哗,不是家里的哗哗哗。一开始,佘飞和大家一样,对有人如厕后忘了手动关水而流响的哗哗哗并不怎么上心。说到底,它毕竟不是自己兜内的哗哗哗,佘飞不值得为它心疼!
  可是,水龙头坏了毕竟要修,佘飞不可能置身事外。况且,他觉得那场“水灾”虽然不是自己所为,但在别人看来,他无论如何是摆脱不了干系的。 水龙头
  佘飞的值班室在单位办公楼二楼,准确说,是二楼西头。二楼是县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接转警枢纽,过道隔开,前面是信息控制中心,一百多平米的大厅,有接警员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后面是卫生间和调度室。调度室也是昼夜值班的,四个老警轮流值守一部电话,主要职责除了上传下达各级的指令,还要接受来自社会面乱七八糟的咨询,以及处理前台接警员无能为力的复杂警情,请示调度处理许多棘手的难题。佘飞原先一直在政工室耍笔杆儿,给人家抬轿子、做嫁衣。二十多年过去,许多同行都穿着他给做的嫁衣,头上戴了顶或大或小的帽子,有的还坐着轿子到主席台上位了,只有佘飞原地踏步,青丝熬成了白发。调度室有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房子,里面摆放着一张单人床、一套办公桌椅、一台旧电脑、一部液晶彩电、一组铁皮柜子,还安了空调,配了沙发和饮水机,日常生活用品一应俱全,值班条件可谓优渥。那里原本有四位老同志轮值,两道铁门将他们封闭在狭小的空间内,值班期间须臾不得离开,没有足够定力、放不下許多欲念的人是不愿去的,去了也未必待得住。有人打趣说,调度室最适合佛家弟子修身养性,也有人开职业玩笑说,进了那个门,就等于把自己拘留了。上个月,有位老警到龄退休,急需有人补位。政工室卜主任找好几位老民警谈话,人家都一口回绝。有个哥们儿没管住自己裤裆惹出点儿小风声,组织上照顾他,准备安排他去调度室临时“避难”,征求意见时他也答应了,可一觉睡醒后变卦了:“我回家想了想,那哪是人待的地方啊!”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 上一篇:芒种
  • 下一篇:没有了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英雄时代

    渡河之舟 法医杜舟,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 我从华西医科大学法医系毕业后入...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