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摊牌(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8年3期 作者:留待
  我叫刘思信,今年四十二岁,是博达印务公司的老板。你如果对省城的印刷业稍有了解,肯定听说过我的名字。我一直对朋友们声称自己在鲁西北一个偏僻村庄长大。我经常说起小时候赤身跳进马颊河里捉鱼,从河畔的树林里逮了知了猴去村头小卖部换糖吃。当然,我更喜欢说到对肉的强烈渴望。别人馋肉时都是咽口水,我却是一见到油汪汪的酱肉便不停地打嗝,就像吃撑了一样。朋友们以为,我反复说到乡村是为了用儿时的贫苦衬托如今的成功,其实,我是为了掩盖在唐城的三年生活经历。
  我从来不对人说到唐城,首先是因为我在那个小城遭受过屈辱。屈辱就像被烧红的烙铁烙在心上,每当夜深人静时便会从心底凸起来。我在村里上小学时便表现出读书天赋,在一次全县语文竞赛考试中得了第三名。我父亲以为我家祖坟冒了青烟,他将我的奖状贴在堂屋最醒目的位置。上初中时,我按照学区规划只能进入一所乡镇中学。中学紧挨着喧闹的集市,教室窗户上没玻璃,感觉就像蹲在大街上,小贩的叫卖声清楚地回响在耳边。老师常常一边讲课一边侧耳倾听某种商品降价处理的消息。我父亲有次赶集顺便到学校来看我,恰巧看见一个老师抱着一捆大葱从集市回教室。老师把大葱放在讲台旁边,又拿起书本接着讲。那个老师戴着白边眼镜,裤缝非常整齐,不像误人子弟的人。我父亲从那捆大葱上看透了他的虚伪。于是,我父亲求了我母亲的一个表妹,让我插班到唐城实验中学。唐城离我家五十四里路,属于两个县。我怀抱捆成一团的被褥坐在自行车后货架上,听了父亲一路叮嘱。他提醒我住到表姨家之后要有眼色,放了学要帮着表姨多干家务活。我跟那个表姨只是前几年在某个亲戚家见过一面。父亲的反复叮嘱让我产生一种错觉,以为被送到表姨家当童工。如今想来,唐城不过是一座袖珍小城,狭窄的马路上混行着汽车、驴车、自行车。对于当时满脑子只有乡村土黄色的我来说,唐城无异于繁华都市。父亲的叮嘱声淹没在一阵又一阵的喧哗中,我忽然有种背井离乡的凄凉感。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