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天堂钥匙(长篇小说连载)(3)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1期 作者:舒中民

  “市里发生了好几起大案子,我真的走不开。给我发邮件,好歹先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冷航挂断了电话。
  杨帆颓然倒在床上。他想再睡一会儿,可一闭上眼睛,刚才的梦境又回到他的脑海里。那不是梦,比现实还要逼真。因为,它的确发生过。
  杨帆赤脚下床,在狭窄的单身宿舍里踱步,时而端起桌上热气腾腾的速溶咖啡。凌晨的微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书桌上,埋在书堆里的电脑不时变换着屏保画面。杨帆的宿舍不像住人的地方,桌上桌下、窗台床头,塞满了中外名著和流行乐谱——枯燥的考古研究和最前卫的音乐碟片混堆在一起。
  坐在一捆新近快递来的书籍包裹上,喝着暖融融的咖啡,对面的白墙上映出他的影子,扭曲而虚浮,在墙壁上游移,倏忽飘到他的背后,似乎还将气息吹到脖颈里,痒痒的,猛一回首,却什么也没有。这种心神不宁的感觉自幼便纠缠着他的记忆。
  那时杨帆才五岁,事件的经过,他是通过别人的讲述得知的。但经过二十年的酝酿,他仿佛亲身经历,在别人遗忘时,那一幕幕场景还在他的脑海中清晰地演绎。
  尖锐的枪声在回荡,人们不由自主地把身体靠向墙壁,躲避疯狂的子弹。他的父亲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甜腥的液体便堵住了他试图呐喊的喉咙。同时牺牲的还有冷航的父亲,罪恶的子弹穿透了两颗年轻的头颅,粘稠的鲜血从他们的口腔和鼻腔中溢出,他们睁着眼,扩张的瞳孔中依旧有怒火在燃烧……每每想到这惨烈悲壮的画面,杨帆就忍不住热泪盈眶。无数次,他和一个身着警服、高挑个子的瘦削青年默然相对,他们的五官有点儿相似,那是他的父亲。
  尽管从小失去了父亲,但杨帆一直在父亲的光环里成长。父亲的同事无微不至地关心着他,从小学、中学、大学,乃至进入公安局。长辈们对他慈爱呵护、宽容忍让,的确有点儿把杨帆惯坏了,直到有一天,大家对他失去了耐心……现在,杨帆想,我是不是应该后悔呢?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英雄时代

    渡河之舟 法医杜舟,深圳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大队长。 我从华西医科大学法医系毕业后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