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天堂钥匙(长篇小说连载二)(3)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2期 作者:舒中民

  王松提出质疑:“即便找到他的老师能有多大用?调查了这么久,他到底是藏在戎城还是去了上海?”
  会场上一片低声议论,王松的质疑引导了会场上的情绪。周飞宇平静地问:“小冷,给你打威胁电话的会是携带武器的人吗?”
  “我跟上海方面联系了,恐怕无法查证。”
  刑警支队长夏生荣说:“我想,声东击西的可能性比较大。”
  周飞宇点点头:“公安部门再好好分析分析……”
  他的话被一阵“嗡嗡”的手机震动声打断。是冷航的手机。周遭一片白眼,冷航脸色尴尬。周飞宇冲他点点头:“你去接吧。”
  冷航离开会议室,片刻后返回,会场上气氛如故。冷航向周飞宇汇报:“我们应该很快就会有所突破。”
  孙振武通报冷航,酒吧里有人见到皮蕾被一个长相帅气的男子从后门带走,根据酒吧工作人员描述,这个帅气男子很可能是田智强。目前,全城搜捕已全面展开。
  与会人员一起舒了一口气。每个人都明白,在城区电子监控视频系统几乎百分之百覆盖的情况下,要追踪一个人不算太难,田智强的去向很快就可以查明了。
  但这个大快人心的消息让王松很不舒服。凌晨,他回到翠微居的住所,终于为自己的不满找到了一个听众。那个平庸的小警察居然博得了周书记的认同……他趴在床上,情妇李娜一边给他按摩脖子,一边听着他的喋喋不休。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李娜悄悄溜进洗漱间,打了一个很简短的电话。
  三
  执法办案区域在刑侦楼的附楼,大热的天,讯问室里的空调却坏了,屋里只有一扇小窗,不论是嫌疑人还是讯问者都够遭罪。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讯问者能否坚持下去,取决于被讯问者的卫生状况——他身上的味儿太难闻了,至少半个月没洗澡,还有与生俱来的狐臭,随着温度的升高,愈发令人作呕,冷航和白慎行被迫轮流上阵。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桥(长篇纪实连载二)

    (上接2018年第10期) 二、金牌调解员的泪水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杨光照,一个叫老杨...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