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天堂钥匙(长篇小说连载二)(5)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2期 作者:舒中民

  出租车被黄色警戒带围了一圈,停在距戎城大道与高速公路东互通口五百米的荒地里。这是一块待开发区,没有公路,没有机耕道,司机巧妙地绕过东一丛西一丛的灌木,把出租车开了进来,甚至没有留下明显的碾压痕迹。
  冷航和白慎行赶到的时候,东城分局的刑警正准备勘查现场。冷航问:“谁报案的?”
  刑警说:“一个放羊的老人。”
  “发现什么没有?”冷航指了指出租车。
  “这里,”刑警指着驾驶位,接着退后一步,以便让冷航可以靠近车窗看清里面。
  冷航弯腰看了好一会儿:“那片黑色污渍?”
  “那是凝固的血迹。”刑警说。
  “那说明什么呢?”冷航直起腰,“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被捅死了?”
  白慎行推断:“坐在副驾的人先杀了李慎之,然后杀了司机?”
  “那个司机……”冷航快步绕到车后,打开后备箱。
  后备箱里蜷缩着一具尸体,就是驾驶室司机工作牌上的那个人,叫赵纪恩。他被一刀捅进了心脏。
  赵纪恩和李慎之的死亡时间比较接近,在七点至九点之间,李慎之死亡在前。这就是说,凶手杀死李慎之时,赵纪恩还在车上。最后一个叫车记录是七点半,在东城区人民广场,距李慎之被杀地点——西城区的“餐谋天下”饭店后巷有四个街区,而“餐谋天下”后巷正是李慎之每天进出家门的必经之路。显然,赵纪恩在广场搭载了凶手,然后驶进“餐谋天下”后巷等待李慎之。
  “司机是被胁迫的?”白慎行问冷航。
  “只可能是这样。从广场到‘餐谋天下’要二十分钟,这期间他不好杀掉司机——打开车门,把司机拖出来放进后备箱,都在路人的眼皮底下。”
  “为什么不把尸体抛掉,把车开走?”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桥(长篇纪实连载二)

    (上接2018年第10期) 二、金牌调解员的泪水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杨光照,一个叫老杨...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