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望江楼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4年5期 荐稿者:刘永飞 阅读量:
望江楼

  接到李副市长要来江城的电话,局长第一个告知的是张直。
  局长说:“张老,大修望江楼的经费就全靠您了!”
  “靠我?”
  “是啊,谁不知道李副市长是您最得意的门生呢!”
  回到家里,他还是忍不住把李靖要来江城的消息跟老伴儿说了。“是吗?”老伴儿不觉惊喜。李靖嘴甜,手勤,人聪明,当年她是多么喜欢这个孩子呀,她曾当着李靖的面说:“我这辈子要是有个女儿,一定让她嫁给你。”只是令她不解的是,自从李靖离开江城,再也没回来过,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有时候,她想从张直的口中得到一些李靖的近况,张直总是含糊其词。
  夜已经很深了,张直却没有睡意,他在揣摩李靖来江城的用意,莫不是……
  李靖确实是张直的得意门生,当年,他拒绝了多个领导的纸条,义无反顾地录取了这个来自农村的孩子。他觉得这孩子聪明、好学,且真心喜欢这个专业,可是当李靖博士毕业后,他却发现这孩子的心思并不在文物研究上。
  江城因江得名,此江虽比不得长江,可在北方却是一条大河了。望江楼始建于明末,由于年久失修,已多年不对外开放,现为文物研究所的办公之地。近年来,在旅游经济的诱惑下,重修望江楼的呼声日益高涨。可对张直来说,他不希望此处成为游人如织的“胜地”,他知道,望江楼的开放日,就是它的毁灭日。可是,如果没有旅游这个“幌子”,又怎能筹到大批的修缮资金呢? 本文来自忆期刊
  望江楼依江而立,左侧是江的上游,上游弯曲狭窄,遇到丰水期,江流奔腾而下,咆哮而至,江水绕着望江楼转了大半个圈子,泻入下游,此时的江面突然极度宽阔起来,任凭上游气势汹汹,可是到了这里却变得悄无声息,似乎刚才的生机一下子全无了。
  张直喜欢站在顶楼那面业已斑驳的“海天旭日”的匾额下看日出。海天旭日!好大的气势呀。他常常琢磨,在一个远离大海的内陆书写这样的匾额,这一定是一个有大胸怀的人。
  “老师,我觉得人生就要像这条江的上游,要去激荡、奔腾,要有大气势、大气魄。”这时的张直已经猜到了李靖的心思,他要走只是时间问题。张直说:“下游不是死水,那是一种淡定,一种有容乃大的胸怀,‘海天旭日’般的境界非常人所及啊!”
  李靖还是走了,去给一个领导当了秘书。可是第二天,张直就追到了省城。当知道了老师的来意,李靖先是红着脸沉默,然后就是哀求,他希望老师放过他,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因为领导喜欢这些东西,这会对他的仕途大有帮助;再说了,这几件“小玩意儿”,本来就是他盘点时盘多出来的,账面上并没有记录。
  张直说:“看来我还没有真正了解你呀!不过,你是了解我的,我希望你能把带走的东西完璧归赵,我既往不咎,我想你不希望我直接找你的领导吧。”无奈,李靖交出了他悄悄带走的几件“小玩意儿”。此时,张直看到学生的眼中闪过一丝怨恨,彼此都明白,他们师生的情义尽了。当然,这是秘密,张直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17kqk.com.com
  “老张,李靖来江城,你一定要让他来家坐坐,我给他烧几个他当年最喜欢吃的菜。”老伴儿同样没有睡意,接着又说道,“孩子的事儿你顺便给他提提,你要是不方便,我来说。”
  提及孩子的事儿,张直就堵心。最近,儿子的单位机构改革,按说,不管论哪些条件都裁不到儿子身上,可是儿子偏偏就被裁到了。他去找儿子的领导,领导也实话实说,能留下的都是上面递过条子的,他只能拣软的捏。这一刻,他似乎理解了李靖为什么不跟他学考古,而一定要踏入仕途。
  但是,张直没有接老伴儿的话茬儿,老伴知道他的秉性,他认准的理儿,没有谁能拗得过。
  半个月后,他们师生终于相见了。如今的李靖已不再是当年那个一说三笑的毛头小伙子,而是被人前呼后拥的领导干部了。
  “你们的报告我看了,重修望江楼的经费没有问题。”李副市长话音刚落,局长激动得语无伦次,拼命地敬酒。席间,李副市长喝得微醺,他突然望着张直说:“老师,我想明天登临一次望江楼,再看看那块‘海天旭日’的大匾。”
  “这……”张直颇为意外,不过,他沉吟了一下说,“所里有规定,非文物管理人员不能入内。”
  李副市长并没有因为张直的拒绝而不快,只是眼里闪过一丝深深的遗憾。局长赶紧打圆场,他知道张直的脾气,要不是这耿直的脾气,他老人家怕是连文博馆长都当上了。他说:“来,喝酒,喝酒。”
忆期刊网向您问好

  可是第二天,当局长领着李靖一行一大早来到望江楼时,张直已立在门口了。他说:“这是原则问题。”听了这句话,李靖的脸色一变,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你呀你!”局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然后讪讪地追李副市长去了。
  当张直回到家时,局长已在家里等候。他说:“张老呀,您今天是何苦呢?您知道么,人家人没来,就先问您家里有没有什么困难。喏,您儿子的事我给人家说了,人家一句话就搞定了。喏,这些补品,都是他让我捎给您的,至于您儿子的事人家压根儿不让说,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哎,您呀……”
  夜深了,张直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李靖的影子一直在他眼前晃。他看似意气风发,可那双眸子深处透着的却是疲惫,一种只有官场才有的疲惫。此时,坊间的各种传闻开始在他脑海蔓延,难道……这些都是真的?想到这儿,他翻身下床,毫不犹豫就拨通了李靖的电话,也顾不上几点了。
  出乎意料,拨号音只响了一声,那头就接了,似乎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
  “李靖……孩子……”张直还想说些什么,可是,除了喘息和哽咽,他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老师,您什么都别说,您能来这个电话对我来说就足够了。老师,我非常怀念在望江楼的日子!”
  良久,电话两头一直沉默。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

  • 破晓之战(长篇小说连载二)

    上期内容提要: 公安局长李斌良上任伊始,面临的局面就仿佛煤城上空盘桓的雾霾。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