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王子、公主和丑小鸭

来源:啄木鸟 2015年5期 作者:晓音
  母校邀请我去给学生们上一堂课。说得冠冕堂皇,但我明白他们的想法。我曾是学校里最不起眼的女生之一,现在,却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报业集团的社会版首席记者。校方想让学生们知道,一个笨孩子通过努力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这让我想起了刑满释放人员重获新生的故事,真是够励志的。好吧,随他们怎么想,尽管我认为我今天的状态和母校没一点儿关系,我还是来了。
  校园依旧,只不过物是人非。讲课期间,下面的学生们叽叽喳喳,对我品头论足。有三个学生非常引人注目,一男两女,看上去像个小团伙。阳光帅气的男生毫无疑问是王子,漂亮高傲的女生肯定是公主了,还有一只不起眼的丑小鸭。这情景,多像当年的我们……
  中午,我摆脱了校方的纠缠,独自在教学楼里转悠。教学楼的装潢比当年气派多了,不过结构依然没变。楼道里很安静,老师和学生们大多在阅览室或者在午休。上到四楼和五楼之间的缓台时,迎面下来一个女生,这不是公主吗?我差点儿脱口而出:“小芸……”
  女生和我擦肩而过。恍惚中,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天中午,也是这么安静。在四楼和五楼之间的缓台上,小芸和我擦肩而过……
  五楼靠南侧的大教室依旧是女生们上形体课的地方。那时候,小芸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模特,每天趁午休的时候没人,她都要跑到形体训练室练习站姿、走猫步。我呢,则是她的忠实跟班,帮她拉上窗帘,打开灯光和音乐,把穿衣镜挪到合适的位置。那天中午,我本来也是打算这么做的,可小芸却匆匆从五楼下来,没有给我任何解释,甚至没跟我打个招呼。
  形体训练室里,一切一如从前。厚重的窗帘,走上去嘎吱作响的木地板,淡绿色的体操垫子,甚至那面老式的穿衣镜都还在。当年,小芸就是站在这间屋子中央搔首弄姿,而我呢,呼哧带喘地推着那面老式穿衣镜,时而照她的背影,时而照她的侧影,以便她能不断修正自己的站姿。我拉开厚重的窗帘,正午的阳光一拥而入,晃得我睁不开眼睛。我记得,那天的阳光也是这样炫目……
  十年前的那个中午,我一个人进了训练室。小芸不在,机会难得。我模仿着小芸的样子,站在屋子中间,收腹挺胸,想看看镜中的丑小鸭是否可以变成天鹅,却发现那面穿衣镜被推到了角落里。我立刻没了兴致。走到窗口拉开窗帘,就看到了我终生难忘的那一幕。教学楼对面的宿舍楼下围着一群学生,在他们中间,一个男生躺在地上。尽管隔着几十米,但那熟悉的身影,根本不用费力去分辨,那是高祥,我的王子……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白得像那一片正午的阳光。
  宿舍楼有四层高,校方是禁止学生上楼顶的。不过,偶尔有学生——多半是男生,不顾禁令,偷偷上到楼顶做一些愚蠢的游戏,比如,趴在楼顶的围栏上尽量把身子往前探,看谁探得更远。高祥也带我们俩去过楼顶,在我们面前展示过他的胆量。对此,我和小芸都嗤之以鼻。后来校方的说法是,由于学习压力过大无从排解,高祥从宿舍楼的楼顶跳了下去。但是,我不信。阳光的高祥,洒脱的高祥,自信的高祥,是不会这样做的,说我因为想不开跳楼恐怕更让人信服——丑小鸭当然永远是自卑的。
  事发的时候,没人注意到宿舍楼顶的情况。但我相信小芸一定看见了什么。因为她和我在楼梯上的相遇,因为她对我的视而不见。她是比我先到训练室的,也许,正是因为看见了对面楼顶的一幕,她才匆匆下楼的吧?但小芸什么也不肯说,无论对我,还是对校方。
  这件事困扰了我很多年。如今,再次站在形体训练室的窗前,我心中又涌起一阵伤感。转过头,我想看看穿衣镜中的自己,是否已经和当年的丑小鸭判若两人。阳光照在镜子上,晃得我睁不开眼。一片朦胧的白光中,我如醍醐灌顶。
  我拨通了小芸的电话,只是淡淡地告诉她,我就站在当年她所站的位置。沉默片刻,她轻轻叹了口气:“你都知道了?”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