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刑警张有才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8年1期 荐稿者:张明贵 阅读量:

引子


  一
  行李不用收拾,就一个铺盖卷,两年前从家里扛到警校,两个月前从警校扛回家里,现在我要扛着它到小城公安局报到。
  小城是東北的一个县城,离“本市”七公里,被包围在“本市”的几个区中间。到小城公安局大门前的时候,已经是中午12点多了,我放下铺盖,满头大汗。这是一个足有二十亩地的大院子,里面错落着十几栋平房,大门两侧分别竖着挂着象征这个院子身份的牌子,东侧是小城县公安局,西侧是小城县检察院。上中学的时候和姐姐来县里卖自留地里产的土豆,曾经从这个单位的门前路过,只偷偷地瞄了一眼,便一直刻骨铭心。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一瞄成谶”,今天,我竟然成为了这个院子里的一枚。
  我落落汗,平静一下过速的心跳,走向东侧的传达室。这个时刻永生难忘,也应该告诉大家:今天是1982年9月7日。两个小时后,我成了小城县公安局刑警队的一名刑警。
  重要的事再说一遍,我是刑警,我叫张有才。
  传达室里面摆放着四张办公桌,两张放在门口,可能是接待外来人员的,另两张放在东边,挨着隔壁墙,墙上开了一个玻璃窗,玻璃是推拉的,能看到里面是一个套间,仿佛有人在里面睡觉。屋子中央放着一个木茶几,两个老头儿在下象棋,一个看模样有七十岁了,他的脑袋与一个硕大的年代久远的核桃一般,褐色的包浆在脸上头皮上估计浸润了足足半个世纪。另一个年轻一些,估计也有五十多岁,但头发已经全白,不止是白,是非常非常白。这么白的头发我还是第一次见,总有一种他缺血的感觉。他们两个都穿着老头儿衫,这是北方对带袖子的背心的俗称。我还能断定,老头儿衫原本应该是白色的。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我在旁边看了二十多分钟,两个人与其说是下棋,倒不如说是在打架,拿着棋子的手一个比一个举得高,狠狠摔在对方的棋子上,然后像变魔术一样用拇指和小手指把那个被自己杀死的尸体从杀手的身体下抽出来。每一次杀戮,他们两个都有自己的口号,我花了十分钟才听清并且理解了他们各自拥有的也是仅有的一句绝杀令,老者的是:我靠你牛倌!年轻些的是:我管你牛倌羊倌!“靠”字是我为了适应现在的读者而变异的,他们当时说的是那个字,你懂的。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