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血迷宫(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张国庆

一个叫李进仕的天津人


  2011年春天,我到日本横滨旅游,暂居于包土谷区的节子夫人家。那天上午,节子夫人带我去参加一个社区举办的老人聚会,经夫人引见,我结识了坐在旁边的西尾先生。
  血迷宫(中篇小说)
  八十七岁的西尾先生满头银发,面白体瘦,背微驼,戴着深度近视镜,白衬衫红坎肩,极像一位睿智的学者。老先生中文说得很流利,听说我来自中国天津,他略显惊讶,告诉我说他年轻时去过天津,还顺口来了一句天津方言:“干嘛!”
  西尾先生的记忆力很好,记得娘娘宫、“三不管”、海光寺;更有一些我陌生的称谓,譬如咪哆士道、马可·波罗公园之类,这些带有殖民色彩的地名,不禁让我对他的身份产生了联想。
  他看出了我眼中的疑问:“我是昭和十七年(1942年)在九州被征召入伍的,到中国后驻扎在保定,第二年在战场上受了重伤,被转送到天津的日本陆军医院。伤好之后,留在医院当了医护兵,战败后被遣返回国……”说到这儿,老先生的语速变得迟缓,表情也愈发凝重。
  天津人对西尾所说的日本陆军医院(旧称曹家花园)并不陌生。这片私家园林最初的主人是位军火商,之后转卖给民国一位下野大总统;清末民初的风云人物,譬如溥仪、孙中山、张作霖都曾是这儿的座上客。天津沦陷后被日军强占,改为日本陆军医院。西尾先生就在这儿当了两年多的医护兵。
  他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
  三天后的中午,我邀西尾先生来到山下公园附近一家幽静的居酒屋。坐在弥漫着草香的榻榻米上,要了清酒和几样小菜,听他聊关于天津的那段经历。他显然是有备而来,两杯酒过后,他打开一个泛黄的硬皮本,我能看到上面疏疏密密的日文和阿拉伯数字,接着,他掏出笔在本子空白处写了三个汉字——李进仕。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