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血迷宫(中篇小说)(11)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张国庆

  “吴老道”进门就开骂那个告密者,祖宗八代骂了一遍也没人接茬儿。杂役们闷头用劲儿啃着窝头,咯吱吱地嚼着老咸菜。“吴老道”接着骂日本人的祖宗,骂累了就睡,醒来接着骂,连骂三天,“吴老道”体力耗尽,嘴里骂出了血。
  当天晚上,众杂役被押到“天台”前。两个士兵将“吴老道”抬到柴堆上,浇上汽油。秋山喝令站在最后一排的“猴子”出列点火。“猴子”双膝一软,跪在地上不住作揖哀求:“我给您磕头啦,爷您饶了我吧!我可下不了手啊……”
  秋山把窜着火苗子的柴棒子递到他面前,冷冷地说:“我数到三,你再不点火,我把你也扔火里去!”
  说罢,秋山举起手枪,顶住了“猴子”的脑袋。“猴子”连滚带爬地被秋山推到了“天台”上。浑身浇满汽油的“吴老道”气息微弱,仍然骂口不绝:“上眼看好了,这身刀疤枪眼儿,下油锅、滚钉板爷都不惧,来吧!”
  “猴子”面如灰土,体如筛糠。柴棒子“啪啪”作响的火舌不停摇晃,映着他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脸。他扑通一声跪在“吴老道”跟前:“吴爷……吴爷!您老可听好了,谁告发了您,谁不是人揍的!咱爷们儿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可没过节儿啊!”
  “吴老道”对他怒目而视:“我操你妈,你就是日本人的狗!”
  秋山抬手一枪,击中了“吴老道”的肩膀。“吴老道”哈哈狂笑:“相好的,手别软了,给爷爷来个痛快的!”
  跪在地上的“猴子”惊恐地转回头,迎著他的,是秋山那张铁青的脸,还有指向他脑袋的枪口。“猴子”磕头如捣蒜:“吴爷,您老一定大人大量啊!上天给我多照应着,年节必定给您老烧纸上供……”
  在秋山的枪口下,“猴子”一把火送走了“吴老道”……
  烧死“吴老道”,“猴子”的精神受到严重刺激。他时常半夜突然惊醒,跪在大铺上,嘴里念念有词,请吴爷饶他不死,平时走路说话也神经兮兮的。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