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血迷宫(中篇小说)(12)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张国庆

  不久,杂役班又来了一个绰号“滚地雷”的天津人。此人曾在南市拉过胶皮,后来因为吸鸦片,败光了家产,结伙在东货场盗窃货物,被侦缉队抓了现行,当场打死一个,跑了仨,“滚地雷”跑崴了脚,一头扎进道边的臭水沟里,被押到河东宪兵分队,大刑轮番伺候,自然是脱了一层皮。本来就要送劳工营的,正好医院的杂役班缺人,就被送过来了。
  这“滚地雷”在河东那一带的黑道上有点儿小名气,进来就成了杂役班的头把。在杂役班没两天,就看着“猴子”不顺眼:“我一拔色(天津方言,意即观察),这猴儿就不是他妈好饼,私下里总跟日本人嘀嘀咕咕。咱们天天啃窝头嚼咸菜,他背着咱喝牛奶吃鸡蛋。不是日本人派进来插旗儿的(密探),我你妈扎海河里去……”
  此话一出口,杂役班再没人敢搭理“猴子”了,连吃饭都躲远远的。
  一天晚上熄灯不久,杂役班屋内突然一阵大乱。值守的士兵打开门锁,拧亮了电灯,发现“猴子”与“滚地雷”正赤条条地在地上翻滚厮打。细问原因,原来是二人斗嘴引起的。“滚地雷”是混江湖的,打架斗殴经验丰富,“猴子”不是他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就鼻青脸肿了。
  听完事情经过,秋山命令“滚地雷”双腿叉开,双手扶墙,随后和士兵一起用枪托和皮带一通猛揍。“滚地雷”双手抱头,双膝护裆,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
  秋山为“猴子”出了口气,可事情并不算完。没几天,杂役班又出事了。半夜里,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古怪的响动,声音不大,两个站岗的士兵却听出了异常。打开门进去一瞧,只见“猴子”躺在床上,翻着白眼,气若游丝,众杂役却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呼呼大睡。
  根据“猴子”事后描述,睡梦中有人用枕头捂住了他的头,胳膊和腿也被人按住,若不是门外士兵发现得早,他早没命了。秋山感到事态严重,召集七八个士兵连夜突审,想要找出谋害“猴子”的凶手,办法还是老一套——鞭子、老虎凳加辣椒水,但这次杂役们却像一块钢板,打不开一个缺口。嫌疑最大的“滚地雷”在老虎凳上昏死过好几次,一只胳膊都被打折了也没招认。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