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血迷宫(中篇小说)(13)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张国庆

  审讯持续到转天中午,秋山的眼睛熬红了,嗓子吼哑了,依然查不出凶手是谁。无奈之下,他只得上报片杉院长。片杉自然是把他一顿痛骂,继而下令将“猴子”单独看管,无关人员不得与他接触。
  “猴子”远离了杂役班,穿上与伤员一样的暗格病号服,搬到星野博士住的洋楼里。这幢三层洋楼过去叫女儿楼,深橘色的墙体,夏天时整幢楼爬满了青藤。我和星野博士住在二楼,“猴子”则被关在地下室一个不足十张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
  严格说,“猴子”住的地方只算半地下,过去是老妈子住的,地面上能露出半扇窗户。屋里没有其他家具,仅有一张床——这是出于安全考虑,为防止“猴子”自杀,墙面上还包着一层海绵,木门上开了一个观察窗;睡觉前,“猴子”要脱光衣服、张开嘴接受检查,还要原地转圈跳几下,以防其身上暗藏异物。
  安全系数显然增加了,但“猴子”的精神依旧不正常,心情好时,嘴里哼唱几句京剧或大鼓;情绪低落时,会顿足捶胸放声大哭。护士金子时常过来给“猴子”量血压或抽血化验,只要秋山不在,“猴子”总是央求金子留下多聊一会儿。我在一旁假装看画报,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我的中文水平还在日常用语的阶段,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从“猴子”绝望的表情和金子惊讶的眼神中,我明显感觉到,“猴子”的经历很复杂。金子对我很信任,她告诉我,“猴子”说他遭人算计了,老婆至今不知他被关在这里。
  这段时间“猴子”还算顺从,秋山对他的态度也缓和了些,高兴的时候会给他烟抽,有一次甚至还给他烧酒喝。看着不住咂摸嘴的“猴子”,秋山又扔过一支烟,用地道的东北腔问他:“你这名字贼怪啊,咋叫进仕呢?”
  “猴子”从地上捡起香烟:“我爸爸希望我以后能当官。”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