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血迷宫(中篇小说)(2)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张国庆

  我不解其意:“您的朋友吗?”
  老先生沉吟片刻:“这个人是我当年单独看管的一个杂役,就是天津人。我从昭和十九年(1944年)春天到昭和二十年(1945年)七月一直看管他,直到日本战败,他被美军陆战队士兵带走。”
  我端详着这个沧桑的名字:“一个杂役,为什么要单独看管?”
  “当时,这个人的命比金子都值钱啊!我和警卫班长秋山,还有一个叫金子的女护士负责看管他。我们就住在医院荷花池西边的女儿楼里,我经常带他出来晒太阳,偶尔到菜地或花窖干点儿活,一日三餐营养充足。之所以给他这么特殊的待遇,是因为我们医院的星野博士患了严重的贫血症,只有李进仕的血才能救他的命。这件事对外是保密的,遣返回国前,美国人在战俘营找到我专门调查过……”
  西尾先生喝了一口酒:“他是从天津海光寺宪兵队转来的,罪名是散布反日言论,还涉嫌谋杀了一位日本商行的社长。但我不太相信,这么瘦弱的男人,一阵风都能把他吹倒,怎么有力气杀人?”说到这儿,老先生笑了,“他太瘦了,我们都叫他猴子。不过这人很聪明,被抓之前,他是日租界一家木器行的管账先生……”
  随着西尾先生的讲述,这个叫李进仕的天津人,就这样从岁月的烟尘里慢慢转过身来……

医护兵西尾正雄自述(之一)


  我叫西尾正雄,大正十五年(1924年)出生在九州。我父亲是当地一家皮革厂的技术员,不慎酿成仓库火灾,以破坏军工生产的罪名被判刑五年。入狱的第二年,他就突发心脏病死在监狱里了。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家里的生活全靠母亲和哥哥做工的收入维持。
  昭和十三年(1938年),哥哥被征召入伍,一年后在中国沈阳战死。昭和十七年,我刚满十八岁,又接到区警察署送来的红票(入伍通知),家里顿时像天塌一样。逃避是不可能的——日本战时法律对逃避兵役的人不仅惩罚严厉,还会株连家人,唯一的选择就是接受上苍的安排。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