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血迷宫(中篇小说)(3)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张国庆

  我所在的部队隶属华北方面军后勤联队,被派驻河北保定县城。1944年春天,我们给易县山区一个守备中队送给养,中途遇袭,我受了伤,一颗子弹打进肺部,左腿也被弹片击中。在保定战地医院治疗一周后,因医疗条件有限,我被转送到后方医院,也就是天津的日本陆军医院。
  我的伤势很重,而且弹头卡的位置比较特殊,第一次手术没有取出。最后,是医院外科专家星野博士为我取出了弹头,让我转危为安。
  一天早晨,博士带着几位医生来查房,我躺在病床上向他表示感谢。听到我的九州口音,博士摘下口罩:“你是九州人?咱们是同乡啊!”
  星野是华北方面军战地医院最优秀的外科专家。在山西一所战地医院,他曾连续三天三夜为一百多名受伤的士兵做手术,死亡率不到百分之二十。为此,星野受到陆军部的特别表彰,晋升中佐,是当时陆军医院军衔最高的主治医生。天津陆军医院伤员的死亡率一直很高,星野来了之后,立刻扭转了这个局面,死亡和伤残率降到最低点。
  那时星野四十多岁,高个儿,戴眼镜,留着一字胡,喜欢独自坐在荷花池边的八角亭里看书,或到医院附近的新开河边去钓鱼。我看过他与家人的合影——漂亮的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女儿幸福地围绕左右。战争爆发后,同为医生的妻子带着女儿投奔札幌的父母家,在當地开了一家小诊所。
  医院里有十几名女护士,金子是唯一的中国人。她是从新京(长春)来的,毕业于满洲的一所护士学校,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瘦高的身材,圆脸盘子,长得不是很漂亮,但性格开朗,做事很有耐心。护理伤员是很辛苦的,除了换药、定期擦洗、伺候伤员大小便,还得随时防备有些伤员的突然骚扰。
  一天,我正在楼道溜达,她过来悄悄提醒我:“小心啊,让院长看见你走路这么轻松,会把你送回前线的……”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