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血迷宫(中篇小说)(8)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张国庆

  我们给李进仕松了绑、摘下眼罩,洗澡、理发、换了杂役服,然后为他检查身体处理伤情。核验血型及身体其他指标无误后,我们准备给他抽血。为防止他反抗,我和秋山把他的双手绑在木椅的扶手上。金子刚将针头刺进他左臂的静脉,他突然大叫:“抽我血干吗?”
  秋山抬手就是两个耳光:“要想活命,就老实把嘴闭上!不愿意在这儿呆着,我马上送你回海光寺喂狗!”
  一听回海光寺宪兵队,嘴角淌血的“猴子”不敢吭声了,闭上双眼,攥着双拳,把脑袋扭到一边。
  在渡边医生的指导下,这个“刁民”的血缓缓注入了博士的血管。博士的脸色逐渐红润,呼吸也匀畅起来。博士终于从鬼门关被拉回来了。

医护兵西尾正雄自述(之二)


  医院的最西边有一大片荒废的草场,那是当年大总统家的养马场,四周树林环绕,幽静而神秘。改建成陆军医院后,荒地上砌起一个水泥台,长宽各二十米,我们称之“天臺”。“天台”一侧建有两座焚尸炉,死亡的伤兵和遗物都集中在这里火化,骨灰送回国内交给亡者亲属。
  医院的最南边有几亩菜地和一个花窖,离花窖不远,有个篮球场大小的院子,院中有瓦房三间,那是当年大总统家厨子、花匠及仆人们的住所。改作医院后,院子三面墙上架了电网,院门加设了门岗,门口挂着木牌,上写“杂役班”。三间房子被打通了,地上砌着一排榻榻米,关着三十多名杂役。晚上,杂役们一字排开睡在这里,警卫小队专门抽调一个班的士兵日夜看守。
  秋山将“猴子”关进了杂役班。
  杂役们一天两顿饭,基本是玉米或高粱面掺麸子的饼子和咸菜,偶尔会熬一锅玉米面菜粥。每人单棉两套衣服,临睡前,所有人的衣裤叠好后按顺序上交,脱得赤条精光上铺睡觉,早上再按编号发放。杂役的人数相对固定,多是青壮年,来源多是战俘、囚犯或搜捕时抓来的盲流。遇有减员,宪兵队会指令各区警察局从羁押犯或劳工营中挑选补充。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