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稀世玉石失窃案(纪实文学)(9)

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作者:孙沉 燕秋飞 徐迎冬

  翻修期间,侄子侄媳没地方住,就暂时住在顾训实老两口家里。两家住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平时有人陪着顾训实夫妇说说话,生活上也有个照应,老两口觉得这样倒也不错,遂决定两家今后就住在一起,新翻造的房子干脆租出去。那个年代房租便宜到如今难以置信的程度,每个月只有区区数元人民币,顾训实根本不放在眼里,归侄子就是了。
  这是1964年深秋的事。过了一年不到,顾训实夫妇得到消息,原在新加坡的老邻居、发小黄先生夫妇也回国定居了,他们是苏州人,现住在苏州阊门。原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这回可是有了重聚的机会,两家就开始在上海蘇州来来往往。这次,黄先生夫妇邀请顾训实夫妇去苏州游东山,那里一座古刹的住持与他家是世交,两对老年夫妇可以在古刹住一阵,品碧螺春,尝闻名江南的东山杨梅。
  顾训实夫妇于6月12日离沪赴苏,在东山住到今天方才回家。十时许到家,发现宅子大门留着一条缝隙。顾训实心说不好,因为这天是星期一,按说侄子侄媳妇都是上班的,即使因为病假、调休什么的待在家里,这种天气也不可能把大门虚掩着。当下推门一看,尽管已经有了可能遭窃的心理准备,却万万没想到窃贼竟是盯准了那方灯明石下手!
  那么,顾训实夫妇出门旅行期间,其侄子侄媳也应该在家呀,案发当晚他们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吗?
  派出所户籍警向刑警介绍,顾训实的侄子顾谦一曾经“吃过轧头”(沪语,意即遭遇过来自官方的司法处理)。他原是交通大学学生,1956年大三时莫名其妙卷入了一桩反革命集团案(当时沪上几乎所有大学都有过类似事件),被公安局逮捕,送交法院判了七年徒刑,押解位于上海郊区北新泾的上海市第七劳改队服刑。顾谦一始终不承认自己犯了罪,在狱中不断申诉。劳改队的管教员都劝他算了,不如在狱中发挥工科大学生的特长好好劳动改造,争取减刑。顾谦一不听,每周一封申诉信照发不误。没想到,两年之后竟然有了回音,上海市中院也不派告申庭法官来提审,直接寄给劳改队一封刑事裁定书,称“证据不足,应撤销原判,予以平反”,同时请劳改队协助解决善后问题。   劳改队征求顾谦一意见,顾谦一表示要回交大继续读书,完成学业。劳改队跟交大联系,满以为学校那边肯定会无条件接收,谁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当初办这个案子的时候,学校保卫干部代表校方配合警方对顾谦一进行侦审,也算是通宵达旦废寝忘食,顾谦一更是被整得脱了层皮,如今顾谦一被平反,那自然说明保卫干部办了错案,如果追究责任,难免会追究到校方头上。就算不追究,保卫干部天天面对着这个因自己的努力被打成反革命、如今又被平反恢复名誉的家伙,让他们情何以堪?只要顾谦一出现在校园里,人们就会不由自主联想到冤假错案之类的字眼儿,校方颜面何存?这是校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于是就找借口拒绝。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