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心疼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2期 作者:范慧鹏
  “咝!”
  他皱着眉,狠狠地瞪了龇牙咧嘴的老头儿一眼,接着,左手捏着老头儿的无名指往自己跟前儿扯,右手拿着采血针对着指肚戳。
  心疼
  “哎喲!”老头儿的手往回缩,疼得号叫,但血还是没有出来。
  “怂包!”他丢下采血针,作势要踹老头儿。老头儿眼里发出畏惧的光,把手又递了过来。
  “握拳!”“松开!”“握拳!”他反复下着命令,抓住老头儿的手腕,时而拍打拍打手心,时而捋着整个手掌往无名指上捋。
  捋完之后,他紧捏着无名指,防止血液回流;又取了一根采血针,对准指肚又是一戳。
  “啊!”老头儿差点跳起来。
  这次终于出血了,但量很少。
  他丢下采血针,朝老头儿那干瘪的手上重重拍了一下,吼道:“喊什么喊!扎个手指疼得翻白眼,你做样子给谁看?”
  老头儿挤了个笑容,解释说:“十指连心啊!”
  “你知道心疼啊?偷车那会儿咋不想想受害人心疼呢?”他开启了嘲讽模式。
  老头儿干笑了两下,没有一点儿害臊的样子。
  “男人,得有点儿种!”他撩起警衬,左臂上露出一道十来公分长的伤疤。那是他有一次出警时徒手挡刀留下的,伤口愈合后在他黝黑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抹长长的粉红印痕。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喊过一声疼。对比这个大半夜偷人自行车的老头儿,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屑。他看不起偷东西的,好吃懒做,拈轻怕重,一点儿疼都受不住。
  他交代小赵去打盆热水,给老头儿泡泡手,活活血。门一开,看到妻子带着三岁多的儿子正站在门口。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桥(长篇纪实连载二)

    (上接2018年第10期) 二、金牌调解员的泪水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杨光照,一个叫老杨...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