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一把二胡(中篇小说)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6年5期 荐稿者:邢鹏 阅读量:
  案发时间大概是在今天凌晨一点多,死者是亲兄弟俩,两人在土炕上被凶手用钝器反复击打头部,当场死亡。老大的媳妇儿当时就睡在一板之隔的土炕的另一侧,又静又黑的深夜里,她突然听到隔板那边传来一阵重重的击打声和闷哼声,被吓得全身僵硬躺在那儿,不敢发出声音也不敢出去看。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当她确认屋子里再没有了任何动静,才慢慢从炕上爬起来,哆哆嗦嗦地打开了电灯。接着,老大的媳妇儿尖叫着冲了出去,跑到邻居家像疯了一样砸门,后来还是邻居帮她拨打了报警电话……
  我认真地听着案情介绍,脑海里努力还原当时的情景。
  “走吧,云生,咱们进去看看。”我正琢磨着,老胡走过来招呼我。
  一只脚刚刚踏进房门,刺鼻的血腥味儿就迎面向我扑了过来。我身后的新搭档汪旗显然也被这种味道刺激到了,我感觉到他的脚步明显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立即跟了上来。
  土炕上,两具仰卧的尸体仍然保持着原状:头朝外、脚冲墙,身下大摊的血迹已经凝固。尸体的颅骨大面积塌陷,混杂着血迹和脑浆,但还是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到一部分面容:面色蜡黄、双眼紧闭、牙关紧咬、口唇部呈现出皮革样化。
  我屏住呼吸,慢慢走过去,伸出右手轻轻触碰死者的颈部。从尸冷以及尸僵的程度粗略分析,死者死亡的时间已经接近十二个小时。再仔细观察死者头部血肉模糊的创口,确实应该是钝器击打所致。 (责任编辑:千千面)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

  • 古怪邻居

    表嫂蒋怡刚刚怀了二胎,表哥要到国外谈一笔生意,不太放心,赶上我休假,就拜托我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