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一个人的巫山

来源:啄木鸟 2018年11期 作者:吴佳骏
  冬日的巫山水汽弥漫。
  那水汽,形成一层薄纱,裹住夜,裹住月,裹住树,裹住山,也裹住我这个刚刚抵达巫山的疲倦的旅人。放眼望去,依山而建的县城错落有致,明亮的燈火忽闪忽灭。人走在整洁的街路上,像走在一个远古的梦境里。这个梦境也被水汽和白雾所笼罩,它是如此的迷人。风从长江边吹来,吹过黑夜的肌肤和城市黯淡的灯火,落在我梦境的边沿。像一枚黄叶,穿过冬日的梦境,落在季节的边沿。风和黄叶,都是时间对巫山的纪念。
  我独自在江岸上静静地走着,像那条船在江面上静静地走着。我和船都沉默不语,我们都负载着各自不同的重量和乡愁,在黑夜里赶路,去寻找黎明的曙光。船在河流上往返,我在记忆里回溯。夜寒冷又漫长,我站在巫山的江边,茫然四顾。江对面的山奇险而高耸,形成一张夜的帷幕,将我的思绪挡住。我不想再在外面久呆了。我到巫山,本不是来悲冬的。只因巫山寂寥而幽美的夜色感染了我,才使我有了这番遐思和冥想。
  回到酒店的房间,我很想尽快入睡,把刚才的游思隔绝在睡眠之外。可我越想睡却越睡不着,暗夜的寂静放大了我的清醒。窗外偶尔有汽笛声传来,像一声嘹亮的鸽哨,惊动了冬日的沉寂。我躺在床上,时间的指针在滴答滴答地响。午夜正在逼近,屋外的寒气更重了。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寒冬夜行人”,留宿在异乡的客栈。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我没有来处,也没有去处。我只是午夜里的一盏渔火,或电台里传出的一阵歌谣。后来,还是在一首台湾民谣的反复安抚之下,我才终于进入梦乡。
  醒来,已是次日早晨。白天的巫山是与夜晚不同的。昨晚的梦境早已烟消云散,而我那些不着边际的冥想也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水汽也消散了。天地一片清明。这是个冬天里少有的晴日。太阳早早地露出笑脸,将光芒洒向河面。水波一浪连着一浪,仿佛整条江都铺满了黄金。我坐着游轮,在滴翠峡上徜徉。两岸的山崖壁立千仞,抬头仰望,我看见山在山之上,宛如云在云之上。那些山形状各异,是自然界雕刻出来的杰作。右边的山,比左边的山颜色要深一些,斑斑驳驳,那是岁月走过留下的痕迹。我凝视着山壁上的图案,我以目光抚摸它们,我一下子生出了幻觉。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只苍鹰,在山的上空翱翔和俯冲。那崖壁上的每一个图形,都是我用翅膀拍击出来的梦想。山收藏了我的梦想,也就收藏了一个弱小生灵的眼泪和欣悦,搏击和长啸,悲歌和苍凉……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桥(长篇纪实连载二)

    (上接2018年第10期) 二、金牌调解员的泪水 他有两个名字,一个叫杨光照,一个叫老杨...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