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隐秘的欢乐(中篇小说)

来源:啄木鸟 2019年3期 作者:米可

隐秘的欢乐(中篇小说)

  刚来海川大厦时,保安老葛操着北方侉子特有的腔调对我耳语:“这大楼闹鬼。”老葛说得有模有样,我也听得有模有样。我对有没有鬼这事儿无个所谓,生活经验告诉我,几乎所有的鬼故事连鬼都不信的。但初来乍到,总得懂点儿规矩。
  我从皮包里掏出半包烟,是那种比古董还古董的红梅牌,过滤嘴泛着一种令人厌呕的屎黄色。十年前,我进黑湖农场时,当着管教面一口气抽了十根,抽得耳朵都冒烟了。我以为农场里没烟抽,但进去后,才知道里面和外面一样,有没有烟抽,抽什么烟,也是分人来的。
  我真他妈太幼稚啦,哈哈!
  我给老葛递去一支烟,老葛的舌头舔了舔门牙,又低头看了眼过滤嘴,仿佛越王勾践检查吴王夫差大便的成色。老葛幽幽抽上一口,吐出混沌一片,为接下来的故事营造点儿氛围。
  这大楼的位置不错,老葛这么给我介绍,南边火车站,北边商业区,背靠大学城,前面中央公园,站在顶上往哪儿望都是景。盖房子的老板大概也这么想着,本来要建三十层的,结果又一口气加盖了十层,但就是这样,还是没南头的金贸大厦高。设计师给老板出主意,加个圆顶,正好一百米,比金贸的九十九米高出一米。设计师对数字很有把握,因为他原来是给收高利贷的老板算账的。老板很信任他。
  大厦落成那天,圆顶之下,爵士鼓手戴着墨镜,为模特摇摆的屁股打着节拍。圆顶之上,一个农民工扶着脚手架站起身来。有人说他弯腰干活久了,想伸伸腰;也有人说他大概从未俯瞰过这个城市,这个高度让他虚幻出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总之,他伸出了胳膊,身子向前,仿佛在接见圆顶下朝觐般的芸芸众生。风鼓噪在他的耳畔,他听不到工友们的呼喊。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