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一身警服

来源:啄木鸟 2018年7期 作者:孙庆丰
  第一次见到王锁,是在1999年4月初,当时他给我的印象并不好。虽然人长得还比较精神,中等个儿,国字脸,戴着一副深度近视眼镜,外表看上去仿佛蛮有学问,但感觉肚子里却像装了一堆花花肠子。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惯,我伸出右手主动和他热情地打招呼,谁知他却长时间紧抓着我的手不放,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如果这一点还尚能忍受,接下来他的一双眼睛隔着厚厚的镜片从头到脚将我打量了个遍,就让我对他心生反感了,一个事业单位的保卫干事,待人接物怎么如此轻浮呢? 一身警服
  后来接触多了我才慢慢知道,原来王锁从小就有当警察的梦想,无奈高考时分数达标却视力受限,因此无缘踏进公安院校的大门,也无缘穿上那身梦寐以求的警服。也就是说,王锁第一次见到我时,并不是对我这张天生就帅气的脸有多欣赏,而是喜欢我身上的这身警服。用他后来的话说,他天生就对警察怀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只不过,当时他那种男人之间不宜使用的肢体语言,让我对他的情感并未读懂。
  记得那天我接到辖区北方疗养院报案,说是昨晚院里发生了一起盗窃案,客人的钱包被偷了。放下电话我就急匆匆赶了过去,于是便有了和王锁第一次见面时让我反感的那一幕。但反感归反感,个人的心理反应再大,最终还是要服从于工作大局,因为我是一名人民警察。
  我让王锁介绍一下案情,王锁见我一脸严肃,立刻就换了一副表情谈起了正事:这案子其实很蹊跷,因为现在是旅游淡季,院里就开了两间客房,昨晚四个人在一间客房里打麻将,另一间客房的门和锁都没被撬,两位客人的钱包却被偷了。起初我以为是客人有意栽赃,八成是赌输了钱回去没法儿向家人交代,想讹我们疗养院一把,可根据我从事保卫工作一年来的经验……王锁说到此处故作了一下深沉状,接着说看两位丢失钱包的客人着急的表情,又向其他两位客人了解了一下情况,并不像事先串通好的。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