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走关系

来源:啄木鸟 2015年10期 作者:戴希
  走关系
  叔叔忽然打来电话,说婶婶的侄子刘学林在当羊县城开的一家农资零售店突遭宗龙派出所查封,问题可能不小!请谢青无论如何全力帮忙,使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
  谢青一头雾水,问叔叔:“宗龙派出所又不在当羊县内,怎么会去当羊县城查封刘学林的店子?”叔叔便告诉他,是宗龙区有家生产假化肥的私营企业,最近在新闻记者揭发后被宗龙派出所查封,私企老板一拘留就供出了他在远信市各区县的销售网点。刘学林因销售过该私企生产的假化肥,所以宗龙派出所顺藤摸瓜查到了他。
  “原来是这样!”谢青叹道:“叔,您要我做什么?”
  “我让刘学林直接跟你说吧!他说得更清楚些。”叔叔就把电话递给刘学林。
  “是这样的,”刘学林接过电话,“谢哥,请你帮忙找找关系,千方百计把被派出所查收的我们的销售账本要回来,立马撕毁账本的最后几页……”
  “干吗呀?”谢青追问。
  “只有最后几页记录了我们销售假化肥的具体账目。”刘学林解释。
  “你看你看,现在假冒伪劣已成过街老鼠,你还销售这害人的玩意儿干吗?”
  “也不是害人玩意儿呵,只是使用后没有肥效而已!”
  “农民花血汗钱买你的化肥,施在田间地头却没有肥效,不能促农作物增产助农民增收,难道还不是害人吗?”
  “可我卖得比别人少多了!现在都卖假货,假货成本低、便宜,真货就没人买啊!”
  “唉,你看你!”
  感觉谢青心里不爽,刘学林赶紧把电话递回。
  “谢青啊,人生亲了,他是你婶婶的亲侄儿。没办法,你还是得豁出去,帮好这个忙。要不,我陪学林他们来远信一趟?”叔叔接过电话说。
  谢青努力压抑住心中的不快,尽量语气平和地说:“不用不用,叔,这打老远而来很劳累的。您放心,人生亲了,我会尽力!”
  “那你一定千方百计,用心帮好这个忙哦!”叔叔叮嘱。
  谢青嘴上在说“一定一定”,心里却想敷衍了事。本为峦山区的教育局长,肩负着教书育人的崇高使命,却要把手伸向宗龙区,给卖假化肥者开脱罪责,烦人,也不是那回事啊!
  谢青没有想到,叔叔对他也不放心,还是陪着刘学林他们,气喘吁吁,摸黑赶来了。谢青心头一紧。
  客客气气把他们迎进家门,给他们递过烟倒过茶后,谢青下意识地说:“如今僵尸肉、地沟油、工业明胶做的猪耳朵……假食品、假药品、假日用品……假冒伪劣泛滥,几乎人人受害。百姓恨之入骨,政府正在严打。这卖假化肥坑农,又撞在了风口浪尖上,谁愿为你们冒险,给自己泼污水呢?”
  “道理也是这样,”叔叔接过谢青的话,“所以我才没跟你妈透露,悄悄陪他们赶来的。到底人生亲了,不是外人啊,哪能忍心看着他们遭罪而无动于衷?这个忙啊,你能帮得帮;不能帮,削尖脑袋也要帮!”
  “这……”谢青面露难色。
  叔叔想了想,又说:“你妈现在还好,你只管放心。我们今后会更细心地照看她。”
  一说起母亲,谢青的眼眶里就有了泪。妈妈已八十七岁,还在乡下老家,只身一人带着四十多岁、有精神疾患的弟弟过日子。下田、种菜,洗衣、做饭,什么都劳心,什么都得做。前些年,妈妈还不慎跌倒,骨折住院。爸爸去世早,妈妈过得真不容易。好在叔叔婶婶住得近,照看妈妈和弟弟尽心竭力。要不,即使自己长了三头六臂也……想到这里,谢青的心就软了,觉得怎么也得给足叔叔的情面。
  于是,在叔叔期盼的目光里,当着刘学林的面,谢青弓腰屈背,打了无数个电话,讲了一箩筐好话,转了三十三道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联系上了宗龙派出所教导员曹安云。
  为稳妥起见,谢青还答应叔叔的要求,翌日一大早就带上刘学林他们,匆匆找到曹教导员的住处。
  仔细听罢有关情况,曹教导郑重地告诉他们,从派出所要回账本是绝不允许的,偷偷撕毁账页更是知法犯法、罪上加罪。但既然已接受朋友之托,他愿意在不违纪违法的前提下,尽量从轻处置刘学林。又这样那样地说了一通,都是些安他们心的好话。
  虽未满足叔叔的愿望,但人家也有人家的难处。叔叔他们商议来商议去,也只好同意回去,好好准备准备,主动协助派出所办案。
  走时,叔叔还再三叮嘱谢青,私下里再找曹教导员疏通疏通,该用钱摆平就用钱摆平,想出法子让他对刘学林网开一面。
  谢青嘴上唯唯诺诺、满口答应。可等叔叔一走,却赶紧给曹教导员打电话,叫他不必多虑,只管从严执法!
  曹教导员不解,问谢青刚才还态度诚恳,说破嘴皮请他帮忙,怎么一转背就改了主意!
  谢青便开门见山,叔叔他们不懂政策,法律意识淡薄,以为走走人情关系便能摆平一切。因说服无果,又不想让他们再到处求人,影响派出所办案,所以带他们来这儿安安他们的心……
  原来在摆迷魂阵?曹教导员不信,“你说的可当真?”
  “当然!”谢青斩钉截铁。“如果都千方百计制假售假,千方百计逃避惩处,那假冒伪劣何时能彻底铲除?如果再任假冒伪劣泛滥下去,我们每个人不都是受害者吗?我作为教育局长,怎能只马列别人不马列自己?”谢青解释。
  曹教导员感动了,“好吧,谢谢谢局理解支持我们的行动!”
  挂断电话,谢青的心里却很过意不去,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叔叔,实在对不起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不能知法犯法,循私枉法啊!”谢青咬紧牙关,只等叔叔怨他、骂他、训他。
  哪料才回家,叔叔就迫不及待,悄悄给他打来电话,“谢青啊,你叫派出所不要为难,该咋办就咋办!农民们过得不容易啊,我和你婶多次劝他们别卖假货坑农,他们就是利令智昏、根本不听。现在可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就让学林去受罪吧!我可守法之人,岂能善恶不分?”
  谢青觉得蹊跷,“那您还苦口婆心给我说上大堆好话,不辞辛苦陪他们来找我?”
  “我也没法,他们躲在我家,时刻缠着你婶和我,碍于情面,我总得动动嘴跑跑腿啵?”叔叔解释,“其实我也无奈,所做的一切,都是猪鼻子插根葱——装象。我们的戏是演给他们看的,为的是尽量稳住他们,好使他们麻痹大意,不想坏招甚至畏罪逃逸。我们也巴望公安机关铲除假冒伪劣,惩恶扬善,保护百姓啊!”
  “婶婶是这样想吗?”
  “当然,她和我一样,懂法哩!”
(责任编辑:佚名)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