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让我们一起享受阅读的体验-17kqk.com!

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在线杂志》》小说故事》》啄木鸟》》

最后的鼓王(短篇小说)(5)

忆期刊网文章来源:啄木鸟 2017年11期 荐稿者:秦羽墨 阅读量:

  罗小民看见爷爷用衣袖抹去了鼓上的灰,又哈了几口气,用手擦干净了那对木棍。棍子是紫檀做的,擦拭之后颜色深褐发亮,只是那面鼓,边沿开裂,蒙在上面的牛皮也被虫钻了很多细孔,放在灯下,光对穿而过,地上筛下一群密集的斑点,它坏了。再好的手艺也抵不过时间的侵蚀。不过,爷爷好像并不失落,这种情况大约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是老鼓匠,当然知道这个,只要鼓梆子还在,重新换牛皮蒙上,就仍然是一面好鼓。
  “为什么藏在这里,不怕奶奶发现?”
  “就是怕她发现,才藏到你的床脚。”
  爷爷说,其他几副当时都被奶奶烧了,这个鼓跟了他差不多二十年,舍不得。
  罗小民觉得爷爷藏的位置确实高明,过去那么多年都没发现,现在就更不会发现了。如今奶奶眼睛不好了,就算把东西摆在她面前,也未必能认出来。可爷爷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她的耳朵灵得很,眼睛说不准哪天也能看到。
  “她装的,为了看住我们爷孙俩。”爷爷说。
  可罗小民觉得奶奶一点儿都不像在假装,她一天到晚只是在屋前屋后很小的一块范围转悠,十年前就穿不好针了,缝东西要让罗小民把线穿好,递到手上去。不过,他也很生疑,因为有时候,奶奶会拄着拐棍,跑到村口去等他放学,看不见路怎么可以走那么远?村前有河,中间还有不少堰塘,放鱼的人在上面走来走去,踩得溜光水滑,一不小心就会掉到塘里。由此可见,奶奶的眼睛是时好时坏的。罗小民得遵照爷爷的意思,严格保密。他们把木棒和鼓重新收拾好,放进箱子,并且将箱子推到了床脚最深处。他发现,爷爷这次没把鼓压在最底下,而是直接放在了上面。

本文来自织梦
  在大雁垱,最早醒来的是炊烟,它们醒来之后,再继续摇醒大地上的其他事物。炊煙升到一定高度,会跟晨雾和水汽搅合在一起,平铺着,在半空中形成一层松散、平行而又很有条理的烟岚。晨风徐来,那层烟袅袅娜娜,出现小幅度的扭曲,像松树木头的切面。其实,它更像一幅画,一幅上面铺着一层厚厚丝绸的画,罗小民觉得,如果让他写一篇作文,他一定会如此形容自己村庄在晨雾中醒来的样子。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
  • 祸起刀疤

    晓晓老周怎么也没想到,问题的严重程度竟然到了不容忽视的地步。手摸着脸上从左横到右...

  • 中国人口安全调查

    我们有必要了解关于人口问题更多的真相,因为它不仅事关我们的今天,事关我们的明天,...

  • 盛宴

    一 钟子曰不得不承认,在侍弄花草方面,自己实在外行。旺蓬蓬一丛榕树搬回家,再怎么...

  • 风雨中的脊梁

    雨。大雨、暴雨、大暴雨,持续的特大暴雨; 水。雨水、河水、湖水、江水、洪水,汹涌的...

  • 武汉保卫战

    湖北,千湖之...

  • 四季烟火

    灯火黄 看了一部美国电影,勾起我对油灯的情愫:一个风雪夜,美国的乡村小镇突然断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