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照亮被遗忘的角落

来源:啄木鸟 2018年7期 作者:吴义勤
  一直以来,张平被视为“主旋律小说”的突出代表,被打上了“反腐作家”、“主旋律作家”等醒目标签。这种符号式的标签对一个作家来说既是幸运的,又是不幸的。幸运的是这种符号式的命名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迅速让作家“暴得大名”并成为一种引人瞩目的文学现象。不幸的是这种符号式的命名一定是粗暴的、简单化的、以偏概全的,并一定内含着种种对作家的误读。
  对张平来说,我们当然不否认对其进行符号化命名的现实逻辑,这主要源于张平本人的从政身份,对政治和官场非常熟悉,从经验角度具有先天的基础和优势,很容易被看成是官场和政治的代言者;另一方面,从实际创作来看,张平既有的创作的确主要集中在政治题材小说上,尤其是其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作品,政治题材小说毫无疑问占据了主要位置。除了早期以《祭妻》、《姐姐》为代表的少量“家庭苦情”系列小说,真正支撑起张平文学大厦的是一系列以政治为题材的作品,比如《天网》、《国家干部》、《十面埋伏》、《抉择》等,其中尤以《抉择》的影响最大,并获得了茅盾文学奖。
  尽管如此,我以为简单粗暴地给张平打上“反腐作家”、“主旋律作家”之类的标签是不妥的,虽然这也是一种荣誉和认可,但同时这种符号式的命名也构成了对作家作品的丰富性、复杂性和可能性的遮蔽。这种遮蔽至少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鉴于对“主旋律”之类概念本身的误读和歧义,对张平的“符号化”实际上遮蔽了其政治题材小说本身的丰富性,使人们简单地认为政治小说就是政治事件或反腐过程的简单记录,就是历史事件的简单呈现、简单揭露或正面歌颂。二是在突出或放大其作品的政治性、故事性的同时,忽略了作品的文学性,使人误认为这类作品就是政治的一面镜子或者传声筒,政治功用强而文学性弱。如果仔细研究张平的创作,我们会发现这种遮蔽其实是非常严重的,它造成了一种普遍性的误读,这种误读现象不仅在普通大众读者中间存在,在专业的文学研究者中也普遍存在,这一点从张平的名头很响、作品很多,但相关研究文章却很少上就可以明显看出来。可以说,张平作品的复杂性、丰富性远未被发掘和表达出来。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