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衎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主页》》小说故事》》啄木鸟》》

啄木鸟不是烤鸭

来源:啄木鸟 1985年1期 作者:蓝 翎
  有些人(我说的只是有些人,而不是所有的人,也没讲具体的谁。若有自动“对号入座”的,笔者概不负责,因此恕不回答)的思想、心理、感情是很奇怪的,对于同一事物,在不同的场合,往往持两个极端相反的态度,自己陷入矛盾,毫不觉察,习以为常。比如他或她家走了水——失火,就条件反射一样立即想起消防队,而绝不会跑到龙王爷那里去求雨。若是家中遇盗,出门遭扒,流氓调戏,歹徒行凶,便很快去报案,或希望象电影里那样当场闪出公安人员来,以解困境。可是,当他或她在马路上乱走,或骑车违章,或任意损坏公共设施,或言行粗野,扰乱公共秩序,被公安人员劝阻或干涉时,便大为反感,甚至出言不逊:“故意找茬!”“吃饱撑的!”“在岗楼里呆腻了!”“快家去吧!”如此等等。更有走远了回头吐口唾沫,唧唧哝哝,以示阿Q式的诅咒和胜利。
  自己不自由时,想到的是公安机关的保护;自己任意自由时,感到公安机关的规章制度都成了束缚。又需要它,又想摆脱它,岂不是矛盾,又如何解脱?
  没有任何约束或保护的自由,在现时的世界上大概是没有的。没有任何社会责任的自由,大概也是没有的。否则,这个人没有约束的自由,碰上了那个人没有约束的自由,可能会完全失去自由,犹如违章的自行车钻到汽车底下。
  “这是正统的自由观,到八十年代已过时了。外国就不这样!”
  外国真不这样么?你可敢对着他们的议会大门撒泡尿试试看?
  要求绝对自由的人,不知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没有?
  我没做过详细的调查,但是的确看见过,现在有的人,(我也只说有的人,理由同前)年轻时“最最”革命,愚昧加盲从,大大狂热了一番,传染上了色彩呓症,连大白菜没长红皮都看着不顺眼。可是,他(她)们思想上的保温系数太小,狂热一退,立即变得冰凉,看破了“红尘”,专拣灰色的来欣赏,最恨谁再提“革命的”,从最革命的一步一步走向了最讨厌“革命的”,直至少数人走向犯罪的道路。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每日重点推荐
  • 片儿警故事

    编者按: 陈先岩是第十届、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公安系统一级...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