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期刊_读者在线_阅读提升正能量

当前位置: 免费杂志》》生活休闲》》做人与处世》》

半是蜜糖半是伤

来源:做人与处世 2012年2期 作者:施立松
  1924年春天,日本东京,樱花如雪人如潮。樱花树下,年过而立的白薇与杨骚相遇了。从此,这位清秀儒雅、眼神清凉的年轻诗人,成了她的桐花万里路。
  那时,白薇为爱出逃,落下一身伤病,一颗玲珑心,千疮百孔,她称自己是“三无”女人:生无家。爱无果,死无墓。杨骚因初恋情人凌琴如琵琶别抱,而深陷失恋的泥潭,痛不欲生。同是天涯沦落人,他们像两只寒号鸟,在异乡的凄风苦雨里,相互依偎取暖。怜惜是最好的黏合剂。两颗破碎的心,两个寂寞而狂热的灵魂,在彼此怜惜里,渐渐交融在一起。他说,我非常爱你,爱你的心、灵、影。她醉了,在他的暖暖爱意里,一朵吝花迎风盛开。
  白薇白净秀气。雅逸脱俗,一双晶亮的大眼睛满含淡淡的哀愁,似寂寞清吟。当年,她不惜冒着挑掉脚筋的危险,从封建包办婚姻的炼狱中逃出来,几经辗转,吃尽苦头。求学日本,又历尽种种非人折磨。悲惨的遭遇,使她特别渴望爱情的慰藉。
  白薇爱上了杨骚,像一条落岸的鱼,突然有了水滴的滋润。更知道水的珍贵,便死死地缠上去。“我十二分的想你。凄凄切切地,热泪如雨滴。我的心痛极了,天天哭上三四回。我只想看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看:我只要爱你,不知道为什么要爱……”爱得这样透明赤诚,毫无保留,像绑着炸药包行走在烈火中,几近癞狂,仿佛他就是她的天、她的地。这样的痴痴缠缠,这样的烈火烹油,杨骚只觉得烈焰灼灼扑面而来,他突然害怕了。说到底,她只是他的小小的驿站,是他疗伤的药,他失恋的心需要一场恋爱来按摩、治疗。诗人杨骚心底里,凌琴如那欲语还体的少女情怀,才是美的,才是令人久久回味的诗篇。他走了,不辞而别,欢如朝露的日子,刹那间,又成寒雨秋霜。
(责任编辑:小美美眉)
教育搜
赞助商链接
一周热点文章